EN [退出]

南方网帐号登录

× 没有帐号?极速注册
南方网>珠海新闻

他们的守护让珠海动容

2017-08-30 08:53 来源:南方日报 沈梦怡

  配电抢修“父子兵”中的父亲杨德新(左一)在工作一线。 王荣摄

  几乎连续作战12小时的郑芝彪,坐在消防车旁休息。吴忠民摄

  环卫工人李结婵,间断奋战近36个小时,经手西堤道路超过1000棵树木,被称为“神锯手”。 关铭荣 摄

  退伍老兵刘伯优第一时间带头自救,挥刀砍出“生命通道”。 王荣摄

  短短4天时间里,台风“天鸽”“帕卡”先后袭击珠海。如今,虽然台风已经过去,但许许多多温暖人心的故事还停留在珠海人的心间。

  在这场与大自然力量的抗争中,是他们站了出来,用实实在在的行动,用默默工作的身影,共同守护这个美丽的家园。他们中,电力“父子兵”彻夜奋战,只为照亮黑夜中的千家万户;消防队员从广州奔赴而来,双脚被雨水浸泡得溃烂,只为助珠海人民打通一条条顺畅的回家路·····

  致敬所有参与救灾复产的人们,他们在风雨中的守护,让珠海人动容,让城市向上。因为他们的存在,珠海的明天将更加美丽。

  电力“父子兵”杨德新、杨波

  父子抢修齐上阵 “失联”两天一夜

  10时55分,呼出未接通;10时57分,呼出41秒。

  这是8月23日台风“天鸽”登陆当天,珠海供电局配电运维工程师杨德新与其儿子杨波的通话记录。晚上,杨德新又抽空给在斗门抢修的儿子杨波打了两个电话,都提示电话无法接通。之后,杨德新再无暇与家人联系。

  “修复任务很重,很多地方停电已经超过一天了(截至24日下午)”,杨德新说。他知道西区通信中断,这时候担心也是徒增烦恼,眼下最重要的,是赶快让面前这片漆黑的区域亮起来。

  “天鸽”狂风吹袭后,珠海电网遭到重创。据珠海供电局统计,共51座110千伏/220千伏电压等级的变电站失压,94条主网线路跳闸,1026条配网线路跳闸,70万户用户受影响。“通电”成为最要紧也最基础的任务。杨德新父子正是这场供电抢修大军的“父子兵”。

  “失联”的30个小时

  24日,台风过后第二天,珠海开始放晴。中午烈日炎炎,气温高达32℃。民富花园一处损坏的供电开关站点,杨德新和几位供电抢修人员汗已经湿透了工作服。

  自从台风登陆前一个41秒的电话之后,杨德新已经和儿子“失联”了30个小时。中午台风“天鸽”登陆之后,斗门、金湾地区大部分地区的通信都变得断断续续。西区灾情更严重,他知道同样在抢修一线的儿子肯定无休无眠。

  杨德新是南方电网珠海供电局香洲分局一名有30多年维修经验的老员工,是拱北前山片区的负责人;儿子杨波则是两年前刚入斗门分局的供电新人。22日上午,老爸和儿子都被紧急召回一线做台风防御工作,连夜加固供电设施。但这次“天鸽”的威力超出所有人想象。

  23日上午10时30分,台风登陆前两小时,兰圃街道大规模停电,杨德新和同事正在户外现场抢修电路。此时珠海城区风力已有9级,沿海地区阵风则达到12级,街上飞沙走石,人已经无法在户外正常直立行走。杨德新不得不带队撤离现场,赶回办公室。

  此时,在珠海上冲的杨德新家,一扇无法闭紧的窗户被吹开,狂风和雨滴疯狂灌进家里,家中老人受惊,杨嫂使出浑身的劲儿想拉住窗户但无济于事。

  做了三十多年的电工家属,杨嫂理解家人,也尽量不在工作时打扰,但这次杨嫂真的撑不住了。

  11时30分,狂风还在不停加强。儿子在斗门,太远,她连续给杨德新打电话求助,无法接通。

  “家里窗户闭不上,妈很怕,速回来帮忙。”杨嫂给丈夫留了条微信,未回。家里两个男人都联系不上,杨嫂只好整个人撑着厚棉被趴在窗口堵着,浑身湿透。

  “抢险更需要他们”

  此刻的杨德新,正在开会商讨抢修方案。停电报修的电话越来越多,12时50分台风登陆之后,辖区内几乎全线停电。下午2时左右,杨德新和同事看风力稍有减弱,判断台风正在远离,又马上出门投入到工作中。

  对于所有的抢险抢修人员来说,一分一秒都极其珍贵。直到第二天中午,杨德新才看到妻子的留言,心中愧疚,但也只能回复一句:“辛苦你了,这几天我还不能回家。”

  从23日下午2时起,杨德新和十几位同事马不停蹄地在一个又一个配电站、开关站、电箱、电线杆处排查和抢修。整整7个小时之后,终于在夜晚9时30分完成了兰圃区送电任务,原本漆黑一片的居民区陆续有灯亮了起来。然而等着杨德新的是更艰巨的任务。

  “停电区域太大了,很多供电设备被折断的树枝挡住,抢修难度特别大。”当晚,杨德新回到办公室时已经凌晨4时,他趴在桌子上眯了会儿,第二天早上6时继续开始与时间赛跑。

  丈夫儿子两天一夜的失联,杨嫂内心怕得要命:“别人台风都回家,他们台风就往外跑,肯定担心的。”但她也习惯了默默支持着家人的工作:“家里需要他们,但抢险更需要他们。”

  “其实对家人很愧疚。”杨德新说,“我和我儿子都是普普通通的抢修电工,每个抢险一线的人都和我们一样,即使家中受灾也无暇顾及。”

  “天鸽”之后,超过8000位像杨德新父子这样的供电抢修人员奋战在一线。其中,6000余人来自珠海电网及省输变电、广东电网客服中心、佛山、惠州、韶关、河源、湛江、汕尾等外地支援队伍。奋战五天五夜后,27日18时30分,珠海公共电网受双台风影响故障设备已全部修复,受损线路设备逐步恢复正常,全市的万家灯火更为璀璨。

  南方日报记者 曹丹龄

  “网红”消防员郑芝彪

  水中通宵救灾,一双“烂脚”戳中人心

  27日下午,“南方 ”APP发布了一篇题为《消防员水中通宵救灾泡烂双脚,谢谢你们!》的文章,一时间,该文在朋友圈广传。网友们纷纷留言,致谢这位年轻的消防员以及这些天来奋战在珠海大街小巷抢险救灾的一线工作者。经过一轮辗转,笔者找到这位消防员——来自广州市公安消防支队天河中队的郑芝彪。

  郑芝彪1996年出生在广东汕尾陆丰的一个小村里。2015年,高中毕业的郑芝彪机缘巧合之下入伍,经过新兵特训,顺利成为一名消防战士。

  8月23日傍晚8时30分,郑芝彪所在的中队接到命令,立即赶赴珠海参与救灾抢险工作。11时,郑芝彪与中队其余5位战友到达珠海香洲区情侣中路受灾最为严重的路段,开展路障清理工作。

  “一下车,我们就感觉到压力,现场真的一片狼藉。”出发前,郑芝彪想象不到“天鸽”的威力这么大,给珠海造成了这么严重的灾害。

  24日早上6时,看着逐渐清晰的海平面,郑芝彪突然觉得非常疲惫——连夜奋战本来就不轻松,况且当晚还一直下着雨,“海风雨水生疼生疼地打在脸上。”郑芝彪说。

  6时30分,中队长指示,消防车及装备需要补给跟调整,郑芝彪与战友们终于可以稍作休息。

  可不到半小时,郑芝彪跟战友们就必须再次起程,赶赴下一个救灾点海滨浴场。新一轮奋战又开始了。

  中午12时,几乎连续作战12小时的郑芝彪,被指示可以休息进餐。此时,他才感觉到自己的脚被泡湿靴子捂得非常难受。

  上车休息一会吧。登上消防车的一瞬间,郑芝彪抬头看了看蔚蓝的天空,决定放弃闷热的车厢,席地而坐。

  “我只是想着在阳光下晒晒我的腿和鞋子,下午好舒服一点工作。”正午时刻,太阳稍微有点刺眼,郑芝彪不禁皱了皱眉头。

  就是这一刻,摄影师吴忠民的摄像头聚焦在郑芝彪脚上,于是有了网上流传的那双泡烂的脚。

  消防战士不能随意使用手机。当天,因为现场摄影师一直在拍救灾的场景,发现被拍以后,郑芝彪也没觉得异常,继续奋战。

  25日晚上8时,这场救援已经开展了40多个小时。郑芝彪算了算,他所在的中队清理了至少5公里的道路路障。跨市支援的任务暂告一段落,中队随即返回广州。

  当天晚上,远在家乡的哥哥打了个电话给他,“弟弟,你是不是去珠海了?你的照片在网上有好多人传……”家人和朋友对此表现得非常兴奋,郑芝彪却始终平静。他说:“其实每个消防战士都是一样的,我跟他们没什么不一样。这是我第一次参加救灾抢险,能冲到一线,帮助百姓,我感觉很踏实。”

  何丽苑

  “神锯手”李结婵

  奋战36小时 清理千棵树

  “哇,厉害,几乎整条西堤的树都她搞定的!”说起李结婵,斗门区市政园林管理处园林所几乎无人不知。台风“天鸽”23日以强度三连跳的姿态正面袭击珠海,给斗门井岸城区带来严重影响。环卫工人李结婵,间断奋战近36个小时,经手西堤道路超过1000棵树木,被称为“神锯手”。

  今年43岁的李结婵,是土生土长的斗门乾务镇人,打小每年都要经历几次台风,交手经验丰富。然而,“谁能料到这次竟然这么大风?”

  当天早上,李洁婵像往常一样,清晨7时半就站到了岗位上。当时,西堤的风力仍未明显提升。

  很快,斗门西堤就传来第一波微小灾情。

  “西堤已经有树枝倒下,阻碍交通,请快派人清理!”23日上午8时30分刚过,斗门区市政园林局就陆续接到交警、行人传来的急报。通过指挥系统,这一消息马上传到了李结婵所在的园林所小组。

  灾情就是命令,得知消息后,他们“马上出发”,在仍是和风细雨中火速赶到了西堤道路现场。“拿起二十斤重的电锯,手起‘锯’动,切割树干,搬移树干,清理树枝。”她的同事说,15分钟后,西堤路交通恢复畅通,为接下来的抢险留出了一条救援通道。

  清理完毕后,园林所小组如往常一样,在斗门井岸城区的道路上巡逻。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此时,在海面上的台风“天鸽”正以强台风的姿态迅速向珠海方向移动,卷来狂风暴雨。

  “台风就要登陆了,全体人员回撤!”临近中午时分,仍在道路上行车的园林所小组成员收到消息,在大风大雨中安全归来,边吃午饭,边等待下一步的指令。

  一个小时后,12时50分,台风“天鸽”在距离井岸城区不到30公里外登陆,随后向西北方向移动,带来巨大的破坏能量,是43岁的李结婵未曾见过的。

  “天鸽”逐渐远离,站到救灾复产一线的市政工作人员,下午3时许全员出动。

  “风到过的地方,就是我们出发的方向。”然而,这个强台风的风力之大,出乎意料,“无论大树小树,古树新树,整条西堤几乎所有的树木,都遭受了不同程度的破坏。”她说。

  树倒下了,但人不能倒。1.75米高个的李结婵,是她所在的小组中最壮实的“女汉子”。从那一刻开始,李结婵就成为了20人小组中的“神锯手”,将近60公斤重的她以轻盈的姿态,手握20斤重的电锯,孤身涉险上树。

  在电锯响起的嘶鸣声中,一棵棵已经倾倒的树干锯成两半,然后脱离树身,被清理干净。然而,24日中午,已经间断奋战近13个小时的李结婵,在两米多高的树上作业,“一不小心就滑下来了,当时我都已经不知道什么叫做害怕,肌肉都已经酸了。”她说。

  所幸,令所有人都松了口气的是,身姿矫健的李结婵在快掉下的瞬间,精神一振,调整姿态安全落地,很快就恢复了工作。

  “数得清吗?”李结婵说,从23日至今的2天半时间内,她们从早上7时半到晚上10时半连续作战,已经忘记了“经手”锯开的树干树枝有多少,“但至少也有1000棵。”

  南方日报记者 林郁鸿

  退伍老兵刘伯优

  带头自救 挥刀砍出“生命通道”

  在香洲区安居园西门附近,记者见到了正在挥刀砍树的退伍老兵刘伯优。他中等身材,略微发福,格子汗衫已经完全被汗水浸湿。当记者表明来意时,他有点羞涩,同时还惦记着手头没干完的活:“采访我做咩?我乜都冇做。”

  “天鸽”过境,主城区香洲受灾严重,树木倒塌、道路受阻,一片狼藉。但从乱到治,香洲的恢复速度令人侧目。这其中,离不开部队、消防、武警官兵的连夜奋战,离不开义工、志愿者的无私奉献,也离不开千千万万香洲居民的积极自救。今年59岁的刘伯优就是其中的代表。

  时间回到23日下午,此时距离天鸽在金湾登陆仅过去不到2小时,眼看窗外的风势逐渐小了下来,刘伯优闲不住了。和爱人交代过后,他拿起砍刀冲了出去。

  “在珠海20多年,大大小小的台风都经历过,但从来没有这次这么严重。”刘伯优告诉记者,台风后的安居园让他“心痛”,“树东倒西歪,许多车被压,小区大门也被风吹倒,进出的道路都被堵死。”

  救援队伍还没到场,一向热闹的安居园仿佛成了一座孤岛,怎么办?“不管了,先把门口的路清理出来!”说干就干,刘伯优挥起砍刀,先从小的树枝砍起,再将倒下的树干一根根挪开。

  一下、两下、三下,与电锯相比,砍刀使起来并不十分方便。但行动就是力量,就在刘伯优埋头苦干之时,更多居民也陆陆续续赶了过来。

  “我们都认识刘叔,看到他这么大年纪了都这么卖力,我们不动起来说不过去了。”有年轻人将刘伯优砍树的照片发在了业主群,号召大家一起行动起来。慢慢的,人越来越多。

  下午5时多,当敬业社区综合党委书记赖小勤从香洲区府步行回到安居园时,她所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图景:物业公司的经理、保安、居民,参与砍树的队伍约有近30人,锯子、砍刀甚至菜刀,各种工具五花八门。

  此时的刘伯优已经连续工作了好几个小时,因为来不及准备手套,他的右手被砍刀磨起了水泡,但他仍然在坚持。“路不通大家都不方便,早点清理好,方便自己,又方便别人。”

  23日,安居园“自救队”一直工作到晚上11时,第二天早上6时多又开始继续。

  24日早上7时多,小区的道路终于通了!但刘伯优却没打算回家休息,马不停蹄,他又带着砍刀加入到了安富街的清障工作中去。

  “我们怕他年纪大了吃不消,几次都劝他休息,但他不肯。”赖小勤告诉记者,刘伯优的坚持感动了许多前来参与救援的年轻义工。“许多人开玩笑说:刘叔这几天都晒黑了,他无所谓地笑着回答:黑了总会白回来的。”25日晚,在敬业社区全体工作人员和志愿者、义工的共同努力下,安富街也清理完毕。

  南方日报记者 沈梦怡

编辑: 谢嘉玮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请登录后进行评论| 0条评论

请文明发言,还可以输入140

您的评论已经发表成功,请等候审核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网站简介-广告服务-诚聘英才-联系我们-法律声明-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7373397 18122015068

ICP备案号:粤B-2005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