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网> 珠海新闻

筑建“跨海巨龙”,他带队屡破世界难题 ,获近十项省部级科技奖项

2018-01-09 09:07 来源:南方日报

  “如果说总工程师林鸣是大桥岛隧建设的‘船长’,那么高纪兵和他的技术团队就是岛隧建设的‘水手’。”在港珠澳大桥建设的技术团队中,一直流传着这句话。

  7年前,带着十年一线桥梁建设丰富经验的高纪兵,来到港珠澳大桥岛隧项目总经理部总工办担任副总工,负责港珠澳大桥岛隧工程的技术研发工作。从此,他便开始了这场世纪工程的逐梦之旅。

  多年以来,高纪兵和技术团队快速成长、攻坚克难,为大桥岛隧建设提供扎实的技术支撑。海上快速成岛、海底铺设隧道、外海沉管安装成套技术……这些在国内乃至全球都位居前列的先进技术,正是由高纪兵和他所在的技术团队参与并实现的技术创新。凭借对技术的钻研和热爱,他在大桥上收获满满,取得了近十项省部级科技奖项、10余项专利,被授予第五届“中国交建集团十大杰出青年”荣誉。

  “能够参与港珠澳大桥岛隧工程建设,是这辈子最大的机遇与挑战,也是我一生值得骄傲的经历。”高纪兵说。

  专业

  开发数十套专用设备和控制系统

  “每当谈到技术领域相关内容,他就像一个纯真的孩子般充满热情。”说到共事7年最深刻的印象,同事伍绍博对高纪兵如此评价,“他平时话并不多,但是只要讨论起技术,总是滔滔不绝。”

  而在高纪兵本人看来,保持对专业技术的热爱是一名工程师最基本的素养。

  2000年,高纪兵从大连理工大学交建专业毕业后,便一直在桥梁建设的技术一线。世界上第二跨径的斜拉桥——苏通大桥、世界首座三塔悬索桥——泰州大桥、国内最大跨径连续钢箱梁桥梁——崇启大桥的建设中,都留有他的汗水和身影。2011年初,凭借十年丰富的一线技术经验和突出专业能力,他被所在单位中交二航局派去负责港珠澳大桥岛隧工程技术研发工作,从此便与这项“超级工程”结缘。

  全长55公里的港珠澳大桥是世界最长跨海大桥,工程量最大、技术难度最高的是集桥、岛、隧于一体的主体工程,分别由22.9公里主体桥梁和6.7公里海底隧道与东、西人工岛构成。高纪兵刚来时,浩瀚无垠的伶仃洋上还一无所有,“在海底铺设隧道所需要的沉管技术到底有多难,当时没什么概念。”

  国外“1亿欧元”天价咨询费的技术垄断、陌生的岛隧工程领域、紧张的工期……高纪兵和技术团队面临着巨大的技术攻关压力。“刚来的时候对岛隧工程很陌生,只能靠多听、多看、多思考去快速学习。”他说。

  风轻云淡回答的背后,却是长久的付出和坚持。为了尽快熟悉岛隧工程相关技术,高纪兵将所有重大技术方案反复翻阅研究,每个方案80多页,他足足看了60多个,厚厚的技术方案堆起来有一人高。“所有与技术相关的研讨会,无论叫不叫我,我都会去听、去想这个会议为了解决什么技术问题。”

  “他不仅爱钻研技术,而且对任何一份技术方案都非常严谨。”伍绍博说,从技术审核、规范到语句,甚至是标点符号,高纪兵都会认真查看和修改。“有的方案来来去去可以改十几遍,力求最精炼和准确。”

  在建设港珠澳大桥的7年时间里,高纪兵带领团队频频将技术概念变为现实,成为这座世界工程的“筑梦者”。他与团队集成开发数十套专用设备和控制系统,在沉管“半刚性”结构研发论证、“组合基床+复合地基”沉管基础方案研究、国内首次8万吨沉管工厂法预制、外海沉管安装成套技术攻关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攻关

  让沉管安装“看得见摸得着”

  “这个超级工程到底有多难?33个管节的安装就像连续33次考上清华!”港珠澳大桥岛隧工程项目总经理林鸣曾形象地比喻自主研发沉管技术背后的艰辛。

  事实上,大桥海底隧道超越世界范围内已有的沉管安装长度和海底埋深,因此在技术攻关过程中更多的挑战是“未知”,“面对复杂的海洋环境和史无前例的工程项目,很多难题只有在实际操作过程中才会发现。”

  在沉管安装至第十个管节(E10)时,高纪兵和团队面临着一次空前的技术挑战。由于海底隧道是大桥主体控制性工程段,因此对沉管间安装的误差控制非常严格。“沉管横截面积约400平方米,安装最大误差不能超过5厘米。”然而,E10管节安装完误差为9厘米,超出既定标准。

  “是安装技术有问题、还是管理决策流程有问题?”当时,国内外同行和专家中充斥着质疑声,沉管安装施工停滞3个多月。回忆起那段日子,高纪兵坦言,“那是我唯一想做逃兵的一次,压力太大了。这种质疑声有可能导致的后果是,我们上百号人1年半日日夜夜进行的技术攻关会被全盘否定。”

  然而,高纪兵和技术团队坚持下来并且攻破了技术难题。那段日子,他白天陪同交通部督查小组检查,随时解答对方提出的问题。晚上,电脑亮起的屏幕久久不灭,他将白天所有督查情况整理成文汇报。与此同时,他还带领技术团队分析E10管节安装过程中各项数据和流程,找出偏差过大所引起的根源。

  “那3个多月里,他一直自己扛着所有压力,只是让团队其他人把事情做好。”伍绍博感慨道,在技术团队最受打击的那段日子,大家看到他默默地坚守着、努力着,是对其他人无形的鼓励,“有他在,我们相信这事情可以解决。”

  一个多月后,项目海洋观测团队发现了深水“齿轮现象”,即与普遍认知不同,海底深槽内存在大流速,安装过程中巨大体量的沉管会受到很大的冲击力,从而影响安装精度。随后,高纪兵和技术团队不断探索研究,完成“海流实时监测与沉管运动姿态实时监测”和“对接窗口”预报保障系统研发。

  这一技术监测和预报让沉管安装过程“看得见、摸得着”,提高沉管安装施工信息化和精细化水平,同时成功破解世界级难题,填补世界范围内深水深槽沉管安装的技术空白。

  收获

  坚持“工匠精神”取得发明专利超50项

  “他对工作要求非常严格,在生活里却是个温情的爸爸。”伍绍博提到,由于大桥工程紧、事务多,陪伴家人常常成为一种美好的愿望。然而,即使工作再忙,高纪兵还是会关注女儿成长的动态,“有段时间她不会做数学题,我就通过微信教她解题。”

  每每提起家人,他还是面露歉意,“毕业后就一直忙碌于各个工程,春节都在项目部里过,没有什么时间陪伴他们。”高纪兵说道,这些年他都是在上一个工程任务高峰期结束后,就立即“无缝连接”赶往下一个任务,“我们每年累计有20天的假期,但我从来没有休完过。”

  全身心投入工作和对技术领域的热爱和钻研,换来了一份沉甸甸的履历。翻开简历,上面写着密密麻麻的工程业绩和近十项省部级科技奖项:2012年获公路学会科技进步特等奖,2013年获中交集团科技进步一等奖,2016年获中交集团科技进步一等奖。在港珠澳大桥岛隧工程工作期间,他获得10余项专利,多年来总共取得发明专利超50项。

  面对这些荣誉,高纪兵说:“这是集体的智慧,并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事实上,他对待工作的认真让他赢得了团结的队伍。

  “7年来,从未和同事‘红过脸’。遇到观点冲突的时候,他喜欢用科学的方式解决问题;意见不一的时候,经常通过做实验的方式来比较哪种方案更好。”跟随他共事的伍绍博说,“从他身上可以学到的东西太多了。”

  在高纪兵看来,一个优秀工程师应该是“科学家与工匠”的结合体,科学家精神就是通过专业能力不断钻研、创造,而工匠精神则是让理论创新付诸实践,解决实际问题。“我一直在往优秀工程师这个目标努力着。”

  “创新要敢于运用科学的手段做决定,要扛得住外界的压力。不仅要完成这项创新,而且你还要把这项创新做到完美。”高纪兵说。

  ■对话

  领先国际水平才会有技术自信

  南方日报:在港珠澳大桥中面临最大的技术挑战是哪一次?

  高纪兵:沉管安装技术在隧道工程类是属于很小的一个领域,国外从上世纪20年代就开始开发使用这项技术,现在全世界大大小小已建的沉管数量不到200条,而且每条总长都不超过3公里,埋深也都是水下3米以内。

  从这些数据来看,可以想象这个技术开发的难度,对于我们而言,每一次沉管安装都是一次很大的技术挑战。印象最深刻的是E10管节,那段日子面对双重压力,非常煎熬。但是最终我们发现了深水深槽安装这个难题,并且取得了技术突破,还是非常有成就感的。

  南方日报:最困难的日子是如何坚持下来?

  高纪兵:在E10管节安装的时候,白天夜晚循环往复地去思考技术问题,思想压力非常大。后来我选择了一项运动——快走,每天晚上从营地走到唐家市场,往返路程10公里。走着走着,人就静下来了,头脑也变得清晰,这是我用来排解压力的一种方式,一直坚持到现在。另外,我觉得最重要的还是作为一名工程师一直以来的责任心和信念,选择了这个行业,就要有每时每刻走高压线的思想准备,也要有把任何一项工作完成好的决心。

  南方日报:港珠澳大桥的建设经历为人生带来了哪些收获?

  高纪兵:这些经历对我专业能力上的锻炼是非常大的,但更大的收获是教会我遇到问题时如何处理问题的一种新方式。可能以前我们认为把工程做成,把任务完成就行了,参与港珠澳大桥的建设,突破了我曾经认知的天花板,就是不光把这个工程做成,还要把它做好,做成让世界都认可的高品质工程。

  我在这7年的过程中,遇到了很多一直这样坚守的榜样。总工程师林鸣已经快到退休年龄,但是对待工作从来不会有半点松懈,这么多年他一直是对工作保持“极度完美”的要求。这种耳濡目染的影响,让我在今后的工作生涯中对自己保持更高的要求和期待。

  南方日报:如何评价这一批从事技术研发的团队特点?

  高纪兵:这是一只“打不散”的团队,无论遇到什么样的质疑和困难,很多人都一直坚持,直到现在。这代表了一种精神,就是所有人到了这个工程就已经做好坚守和奉献的思想准备。如果没有这份工作的激情,是没办法走到这么远的。当我们在这个领域处于国际领先水平的时候,从事这个行业的工程师们才会拥有技术自信。

  南方日报:作为建设者,你如何看待大桥对中国桥梁行业的意义?

  高纪兵:中国的桥梁建造速度和数量一直以来在世界上都是非常领先的,目前我国各类桥梁数量总和大概有80多万座。但是,一些业内人士并不认可这种高速发展下的“桥梁品质”。港珠澳大桥各项标准严格甚至是严苛的要求,以及外海深埋沉管安装技术实现的一系列突破,都可以体现出中国桥梁行业逐渐向精品化、高质量的过渡。同时,这些成果证明了中国具备由“桥梁大国”走向“桥梁强国”的能力。

  ■记者手记

  融入时代的人生更精彩

  在高纪兵的办公室里堆满了技术方案和规范,让本就狭小的空间显得更加局促,但每当提起哪个技术文件,他总能在满满当当的资料中信手拈来。从他公开的很多照片都可以看到,绝大多数的内容都是他在翻阅着一本本厚厚的方案资料。

  “做技术其实很单纯,能够沉入其中去研究和思考,是非常享受的事情。”当被问及为何十几年来都能坚持在技术一线,他如此回答,“如果一个工程师无法对技术保持追求和热爱,那么这份工作对他而言是非常痛苦的。”

  很显然,高纪兵一直是享受其中的那个人。但是,到底是职业单纯赋予的良好工作环境,还是一如既往保持初心的持续动力让他收获满满?或许二者兼有。

  “发现问题、解决问题”是高纪兵在讨论如何进行技术创新时反复提及的观点。他说,再困难、再复杂的难题分解成一个个小问题后,就可以展开各个击破了。同事这样评价他,“会把每一项学习到的技术理论运用到实际操作中,绝不会止于纸上谈兵。”这大概就是他所说的“优秀工程师是科学家与工匠的结合体”最直接的表现。

  初心易得,始终难守。高纪兵是江苏人,毕业后随着工程项目相继辗转湖北、上海和珠海,他见证了中国桥梁飞速发展的时代,又正在经历着中国从“桥梁大国”向“桥梁强国”的转变。流转于各大工程的高纪兵是这个时代工程师的缩影,他们用坚守初心诠释着中国新一代桥梁建设者的担当和使命。融入这个全新的时代,让他们的人生更加多彩。

  撰文:黄鹤林

编辑: 李琪艳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请登录后进行评论| 0条评论

请文明发言,还可以输入140

您的评论已经发表成功,请等候审核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网站简介- 网站地图- 广告服务- 诚聘英才-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7373397 18122015068

ICP备案号:粤B-20050235